上庄信息门户网>社会>和稀泥(短篇小说) > 正文

和稀泥(短篇小说)

接到综合部机要文书、见人不笑不说话的美女小杨递过来的电话记录,我深感此事非同小可,搞不好可能会引起舆情发酵。于是便第一时间按照投诉人留下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先安抚对方的情绪,再说下一步如何处理。对方依

作者:白来勤

多年前,6月12日,紫水区信用社综合部接到一位客户投诉:朱庆信用社信贷员李某对客户无礼,粗暴出口。她开始伤害来信用社处理生意的女顾客。她要求地区信用社进行调查并给出合理的解释,妥善处理此事,否则她将向当地有影响力的媒体披露此事。

在收到来自总务省机密文件的电话记录和那个见人不笑不说话的漂亮小姐后,我深深感到这件事非常严重,可能会引起公众舆论的骚动。因此,在决定下一步做什么之前,他首先拨通了申诉人留下的电话号码,以安抚对方的情绪。

令我惊讶的是,当对方听到我在打电话时,他们立刻说:“我们都是熟人。我建议你不要处理这件事,你也不能。”

因为对方用的是带有浓厚关中风味的“醋普通话”,我认不出是谁,所以我更加迷惑不解地问,“你是谁?既然我收到了你的投诉,我会处理的。在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监督的同时,我也请你相信我们单位会公正地处理此事。”

对方仍然用醋普通话说:“我是你的老同学,我姓王。”

我一直在脑海里寻找我所有姓王的同学,是谁?谁在乎呢。只要你是同学,没有什么你做不到的!然后在电话里对他说:“好吧,我三天后给你答复!”

挂了电话,我突然想起我的一个同学在朱庆街道办事处。虽然我很久没联系他了,但高中时关系相当好。见面很有礼貌。此外,他给我留了他的手机号码,让我和他谈了很多次。此刻联系他,借助他的力量也许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就这样,我在手机通讯录中找到了他的名字,并按下了拨号键:“老同学,好久不见,一切都好吗?”

“真是个屁,真是个傻瓜?你刚才不是传了句话吗?”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是正宗的大秦的声音!对不起:看来我真的很难处理这件事。原因很简单:我曾经是朱庆信用社的董事。我因为一些内外未知的原因被解雇了。我的继任者是李信用,这是投诉的主要人物。李Credit因涉嫌失职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被撤职。虽然我没有被开除公职,但我享受每月500元的生活费,并在单位里担任贷款员。无论如何处理这件事,都是因为我失去了嫂子。要么李credit认为我偏爱我的老同学,要么王认为我偏爱李同学。

趁还不算太晚,我迅速将即将到来的舆论报告给了冯凡霞协会的主任,一个看起来总是很开朗的坚强女人,并让她做出决定。听到这个报告,冯主席立即决定:“那么你应该清楚地调查情况,相机应该适当地处理。”

我看起来很悲伤,摇了摇头。“领袖,我最好避免这种情况,让别人去。”

冯董事长的语气不容否认:“你认为谁会去?现在我们的工会正在重组统一的企业社会。总务部门的郑经理已调任另一个工会担任副主任。只有你,副经理,还能被利用。其他人没有基层工作经验,也找不到办法处理这些事情。不管怎样,你和总务部门的小杨一起去。不要回避,组织相信你!让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在新的部门主管到来之前,这些天你将暂时负责这个部门的工作。给我做些点心!”

是的,工作越难,组织和检验干部的能力就越难。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尤其是在工会总经理职位仍然空缺的时候,我说我不知道,我自己也不相信。如果连投诉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这显然告诉外人我的能力不好。想到这,我对导演说,“那是个好领导,我会努力的!”

这时,冯主席桌上的电话响了。她微笑着向我挥手,我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

当我去小杨的办公室传达主任的指示时,我看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坐在那里。小杨在给我介绍时给她倒了水:“这是张老板,投诉新竹信用社的一方。”然后另一个人对那个女人说,“这是我们的经理呗。你可以告诉他任何具体的事情。”

那个女人一看到我进来,就迅速站起来,收起怒容,变成了微笑。她甚至伸出手和我握手。当我挥手让她坐下时,她尴尬地点点头,把手放在两腿之间。“你,我已经几年没看到什么变化了。”她苦笑着对我说。

“是吗?我的老同学怎么样了?”我也是皮笑肉不笑地对她说。这个人我认识,我的老同学,虽然现在的身材并不讨人喜欢,但年轻时精致的脸蛋和窈窕的身材仍然让许多同龄男孩心存幻想。现在她充满技能,随和,是一个“商业专家”我只是不知道信用李灿是如何惹恼她。

“好什么好?他们差点被诅咒死!”我的话再次激起了她的愤怒。“听着,我欠信用社一笔更大的贷款。李信贷今天和明天敦促我。打电话不容易,她也开始伤害别人。她问我你的同学是否在这里。我说“不”,他说“一定死了?”“你看,这是人类的语言吗?当我来到信用社问他这是什么意思时,他不仅没有道歉,还说,“如果你死了,你就不必偿还贷款”。我问他不还贷的条件是什么。他说,“如果你没有孩子,你就不必报答他们”。这难道不是在恐吓我不能生孩子吗?这不是明显诅咒我必须断子绝孙吗?你认为谁能忍受这种愤怒?我走到他面前和他讲道理,他叫我泼妇,当我回来时,他打了我,把我的胳膊掐绿了。我大喊“信用社打人了”,没人注意我。最后,一个来信用社处理事务的熟人把我拉开,送我去健康中心检查我的伤势。看,这是检查报告和费用清单。”她说着,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相关的病历、发票和相关复印件。

听了她没完没了的叙述后,我呵呵笑着对阿哈说:“看来准备工作已经足够了。原件和复印件都准备好了!然而,你的妻子霍华德非常生气。告诉我你的具体要求?”

“我们不必拐弯抹角,”她说,可能是昏昏欲睡。她接过小杨刚刚给他倒的冷饮,说道,“来你们单位之前,我不知道你们负责处理这件事,我真的很担心官员之间互相辩护的现象。现在我放心了,有你在,我永远不会让老同学和他们的妻子受苦,对吗?”

看到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她继续说,“我是一个严肃的老校友,我永远不会强求任何人。只有两个要求:第一,李信要在全社会的职工大会上当着我的面道歉;第二,信用社必须承担我的医疗费用和精神损害赔偿,不超过5000元吗?”

“哦,我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这里,信用社的地方特色是人民币——钱多,毛毛的雨少,而你,一个大老板,也说出口?”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让她很吃惊。就在她暗自高兴的时候,我不失时机地说:“就像你的家人有很多钱一样,但是如果他们愿意,没有人可以用。信用合作社的资金是由大多数成员投资的,任何人使用它都需要一定的理由和程序,你知道吗?请留下您的书面投诉材料和相关信息,我们将在了解情况后及时与您联系。请相信你和你丈夫的老同学——我——会公正地处理这件事。”

“大约需要多长时间?不要和我谈论原则和规则,我只看到结果。你的老同学说他的耐心是有限的,否则媒体舆论会对你大不利!”听了我的陈述后,她站起来离开了。

“最长的时间是三天。嫂子,“抱怨太多了,不能防止心碎,天气对你睁大眼睛也有好处。”啊,报纸和网站不是我们家经营的。他们也有义务保持稳定。”当我带她走出房子时,我握着她的手,意味深长地对她说了这句话。

张刚发函求救,我的手机响了。是冯主席打电话来的。她说省信用合作社联盟的客户服务中心已经打电话来,要求必须妥善处理这次客户对朱庆信用合作社的投诉。不允许负面的公众意见发酵。否则,除了有关各方的责任之外,还必须追究综合部门处理不良舆论的责任。天啊,这真是一个红色的自伤。我必须承担别人的责任。你认为我不会受委屈吗?

然而,我忍不住迅速启动了应急计划。在向相关新闻媒体的朋友们问候了此事可能引发的公众意见后,同一天下午,小杨“将私家车用于公共用途”,开车送我去朱庆信用社了解情况。

这是西北地区最早成立的农村信用社之一。经过60多年的发展,它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样子了。高层办公楼窗户整洁,崭新的办公设施设备闪闪发光,电子技术水平与其他商业银行一样高。然而,由于各种因素,人员和服务的质量并不那么完美。我也知道。

当我回到老地方时,我的心情很复杂。这个地方不仅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我的滑铁卢。

这是我工作的第一站。当时,农村信用社深化了体制改革,从高考落榜的优秀青年中招收人员。我通过了笔试和面试,没有任何人事背景。我被聘为“三不”临时工,不改变账户,不吃商品粮,也不享受退休福利。我被地区信用合作社分配到朱庆信用合作社,开始了我的金融生涯。我从一个小出纳员一步步成长为合作社组织的中层经理,上世纪末被提升为朱庆信用合作社的主任。结果,我的屁股不热,但因为一件作品而昏过去了。......

“茶,茶!白主任。”叶千千,一个小出纳员和一个害羞但快乐的小女孩,已经成长为信用社的总会计师。她热情的问候让我回到了现实。

由于这件事的影响,信用社已经安排李氏信贷进行了一次大的休息。信用社的华松山主任和叶千千接待了我们。叶千千也义愤填膺地对我说:“我们区的信用社绝不能鼓励这种邪恶势力。作为一名公职人员,他不仅不自愿偿还信用社贷款,而且还煽动家人在信用社闹事,扰乱正常的工作秩序。必须给予严格的信贷制裁,否则信用社将无法在未来开展工作。”

坐在我以前办公室的客人座位上,我问现任信用社董事华松山,“当时的具体情况是什么?李信用打人了吗?”

华主任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串烟圈,说道:“街道经理王某已经很久没有还贷了。李信的反复收集失败了。季度末的任务压力很大,每个人都很生气。说得太多是可能的。至于殴打,我没看见。我只看见李信把张某推出了办公室。双方互相责骂,后来被说服开门。我认为李的言行的确不恰当,但张艺谋的傲慢是不可鼓励的。”

我皱着眉头听了信用社华主任的发言。公平地说,我认为他的保护性感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但我只记得它。我最后问他:“你认为王和张的要求合理吗?”

华主任沉思了一会儿,非常理解地说:“这不是完全不合理,但不能完全支持。”

我点点头,“我们这里没有外人。跟我说说。”

“这并不是完全不合理,也就是说,关于我们的工作人员李信有一些不恰当的事情,如说粗话、不注意对方的感受等。说他们不能完全支持意味着他们要求信用合作社承担医疗费用和精神损失。这并不是说我不能通过其他渠道解决这笔开支,这真的不能开先例。否则,信用合作社将成为唐僧的肉身。每个人都想吃一口。”华主任毫不犹豫地陈述了他的想法。

我喝了一口陕南浓郁栗香的富硒茶,想了很久,用一种讨论的口吻对信用社华主任说:“好吧,华主任,现在你通知李信用社来俱乐部,说我会和他谈谈。”:同时,给我在镇上最好的餐馆订一个私人房间。我会通知王先生和王太太,今晚我会请他们吃饭。你和李先生将专门出席并处理此事。"

晚上,在朱庆街的一家小餐馆里,有几道菜和一瓶老酒。我给华主任、李信贷、王主任、张主任和我每人倒了一杯,并为这位漂亮的年轻司机点了一罐酸奶。我自己先喝了一杯愉快的饮料:“先做就是尊重!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们只谈论友谊,不谈其他。”

尽管他们担心,挑衅的眼神,互相鄙视,气氛有点紧张,他们中的几个人在我面前还是很体面的,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我又给你斟满了酒,一连喝了三杯,直直地看着李信朝他点点头:“兄弟,你认为我们是同一天进入信用社的吗?”

李信点点头:“是的,白哥!”

"你认为我们有同样的才能在朱庆信用社工作吗?"

李信点点头:“是的,白哥!”

"你认为我们两个已经离开朱庆去工会办公室了吗?"

李信点点头:“是的,白哥!”

“你说我们两个已经晋升为中层领导了?他一个接一个地成为朱庆信用合作社的董事,然后就退出了。”

李信点点头:“是的,白哥!”

"我们一起吃饭时,我有没有请你付钱?"

“不,白哥!”李信用摇摇头。

“你被解雇后,意见不一。我用子弹打中你了吗?”

“不,白哥!”李Credit摇摇头,一端拿着一个杯子。“你仍然在努力对你哥哥公平。你是我哥哥!”说着一仰脖子,喝下杯子,杯子倒过来。

我示意他坐下,然后转向王:“老兄,我们高中毕业时只有一所学校和一个班,不是吗?”

“是的,兄弟!”王薛彤点点头。

“我们班很多人都瞧不起你这个山坎土包子,我对你很友好,不是吗?”

“是的,兄弟!”王薛彤点点头。

“我们俩都对一个女同学感兴趣。我是不是终于辞职给你让路了?”

“是的,兄弟!”王薛彤点点头,但张的脸是粉红色的,很尴尬。

“那一年,当区政府为高考招聘合同统计员时,我坐在你面前,要求你抄下我试卷的答案。最后,你通过了考试,而我失败了,是吗?”

“是的,兄弟!”王薛彤点点头。

“当我是贷款官员时,你想做生意,向我借钱。我没有从你那儿抽过烟,是吗?”

“是的,兄弟!”王薛彤点点头。

"我帮你找到了一个诉讼来弥补你被计算在内的损失,不是吗?"

“是的,兄弟!我哥哥!”王老师眼里涌出了泪水。他拿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他又倒了一杯,直接喝了下去。他给我点燃了杯子。

“煮豆子烧豆子,豆子在水壶里哭。我们都是兄弟,但兄弟们把我放在火上烧!”又喝了三杯后,我停下来说,“只是为了芝麻和豆子,你过得很艰难。找到地区协会并向省协会报告。我也是一只钻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猪八戒照镜子——内外都不是人!我说你老王,你会怪我无视同学之间的友谊,保护我的同事和官员。我说你老李,你会恨我无视同事之间的友谊,把胳膊和胳膊肘向外翻,在里面吃东西,在外面拉东西。上级又把这件事压在我头上了。如果我处理不好,我会拿走我的黑纱布。你认为我惹了谁,会遇到谁?除了老王,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老李?他是一个大人物,从信用社主任那里担任信贷官员。军官越来越小,汽车越来越大,工作越来越多,钱越来越少。上面有任务的大棒随时可能倒下。下面有妻子和孩子要喂养。他不能不耐烦和生气吗?他能温柔地对待他的妻子霍华德吗?如果你不能偿还贷款,你就不应该失踪。如果你不能为贷款制定一个偿还计划,它不会杀死你,是吗?”

看到王的羞愧,我转向李Credit:“关于你我能说些什么?不管你有多焦虑,你都不能生你嫂子的气。另外,你嫂子是个好家庭。你怎么能忍受诅咒别人的厄运?万一你的话成真,看嫂子和你不打电话到北京打官司,多亏嫂子懂事……”

李信用是一个多么精明的人啊。他立即举起酒杯,走到张的同学张老板面前:“嫂子,对不起,哥哥失礼了。我向你道歉。这真的是因为我哥哥用下流的语言侮辱了你的妻子,没有自尊地摸了我嫂子的老虎屁股。这里我一次喝三杯!为了白鸽,给兄弟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你认为你哥哥的臭嘴应该清理干净,请再添几张嘴。让我再吻一次,而不是闻着嫂子甜蜜的手。”

看到妻子想说什么,王先生趁机举起杯子:“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说,就在洪水冲下龙王庙的时候,我们中的一个人认不出我们中的一个人了。此外,经过十年的咒语,鬼神不敢碰我。你认为我回家很糟糕吗?喝酒,今晚不要喝醉!”

既然已经说了一切,还有什么难做的呢?华主任赶紧叫服务员再来一瓶酒和几个菜,三方握了握手,愉快地交谈起来。我松了一口气。

最后,华主任王薛彤争着付账。喝醉的李氏信用合作社忍不住一再道歉。信用社的贷款期限延长了。我没有侮辱我的使命,也没有保住我的工作。我的职位也有可能得到加薪。虽然信用社综合部的经理不是很好,但我仍然非常重视公鸡头上的肉块——它的大小是一顶王冠(官方)。

作者简介:白来勤,Xi安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金融作家协会首届“美德与艺术双新会员”称号和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散文奖)”获得者。他的作品多次获得中国散文学会、中国小说学会和省级以上文化学术机构的奖项。许多散文作品被一些省市选入高考、中考或模拟试卷、教具和特色教材。

欢迎下载“齐鲁一店”应用

提交邮箱:shirihe@foxmail.com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十一选五 湖北十一选五